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名家話收藏第171期】速寫有沒有收藏價值?

羊晚招財喵2020-11-17 12:52:52
??????

理財學招財貓


招財貓學理財



特邀嘉賓:

  孫戈(國家一級美術師、廣州畫院副院長)、李琰(美術評論家)


嘉賓主持:

  趙利平(收藏家、廣東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團成員、廣東省文化學會副會長)



黃胄人物速寫,拍賣成交20.16萬元


  生活是文藝創作的源泉。速寫,作為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它是畫家進行創作、收集各種形象素材的重要手段。在科技高速發展,攝影、手機拍照普及的今天,這種昔日流行的藝術形式已日漸式微,速寫的部分功能已被數碼相機所取代。但是,帶有畫家個人感情、性格和技法的速寫作品,其鮮活、激情和高度概括的畫面效果是攝影無法比擬和替代的,因此它仍有其獨特的藝術魅力和學術價值。那么速寫有沒有收藏價值?


A、速寫是否值得收藏?


葉淺予速寫集卷(1993年作),2012年拍賣成交32.2萬元


  主持人:在很多人看來,速寫是學習繪畫的入門,也是為繪畫準備的素材,速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今天我們想聊的是:速寫有沒有收藏價值。收藏速寫的人把它視為一件獨立的藝術品,近年來黃胄、史國良的速寫都得到了市場的承認;反對的人覺得速寫充其量就是一件半成品,隨手揮就沒有多少藝術含量。對于這個問題,兩位老師是怎么看的?


  孫戈:曾經在好幾年前,就有一家臺灣畫廊找我要速寫,我當時很驚訝,還有人買速寫?速寫能賣錢嗎?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就好像一個人的文字,手稿可以賣,但應該沒人賣日記的吧?


  雖然我自己不賣速寫,但如果有人愿意收藏,我要豎個大拇指,這是個行家,是個真正的收藏家。不管藝術家一生畫了多少作品,速寫都只有那么幾本??赡芩賹懏嫷帽容^潦草,但那才是畫家最真實的藝術表現。


  李琰:我是支持收藏速寫的,但收藏速寫的人比較少,你們提出這個選題的時候我覺得有點驚訝,沒想到大眾媒體也會關注這么小眾的收藏門類。我父親的家傳也有很多速寫,包括楊之光等人當年的速寫。為什么我主張收藏速寫呢?因為我認為,任何一件藝術品的價值,最重要的不是藝術價值,而是其文獻價值,這對研究歷史是有幫助的。


  《富春山居圖》的藝術價值很高,但它取代不了《清明上河圖》,因為《清明上河圖》它告訴了我們北宋的社會經濟狀況、農業發展狀況、城市建設狀況等等;又比如司母大方鼎很厲害吧,但它取代不了毛公鼎,因為毛公鼎上有文字,記載了一場戰爭,更具文化考古價值。


  主持人:雖然像您父親一樣的,一直有人收藏速寫,但為什么這個門類的收藏一直很小眾?


  李琰:我跟你講個案例吧:1992年的時候,我和霍春陽在肇慶,當時有一個喜歡他的畫的人,請霍春陽給他畫了一幅竹子。那幅畫我覺得很不錯,但藏家看了,一直追著霍春陽再給加幾筆,因為他覺得沒畫滿。


  速寫熱不起來,因為我們對速寫的認識不足,還是停留在表象上。很多人認定藝術品的價值有多高,不是看它的“值”,而是按照“量”。速寫的“速”就讓它敗了,快,而且簡單。


  另外,速寫作為一種舶來品,現在大家對它的欣賞是不足的,就好像我們對版畫的欣賞是不夠的,沒有相應的欣賞水平。


  主持人:所以從市場表現來看,同一位畫家的速寫,要比他的繪畫作品便宜非常多。


  李琰:我們現在的收藏很膚淺,認識不到一件藝術品的文獻價值是第一的,都只停留在表象美,一旦大家認識到藝術品的文獻價值,速寫的價值就將不可估量。


  主持人:現在買速寫的人,一種是懂的人在買,另一種就是買不起名家畫作的人,轉而求其次,買一幅價格便宜得多的速寫作品。


  李琰:速寫比不上繪畫作品?那也不一定,比如說在閱兵儀式上,如果有一位藝術家在現場用速寫記錄了習總書記閱兵的畫面,那這幅作品肯定比他任何一幅作品都能賣得貴。因為這體現的就是特定歷史時期的文獻價值。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速寫的價值跟信札、書札的價值是等同的?


  李琰:沒錯,速寫就是無言的史冊。


  主持人:孫老師,有沒有人向您買速寫?


  孫戈:沒有?,F在的收藏界,很多人都沒有一個正兒八經的收藏觀,書畫進入藝術市場之后,有多少買家真的是為了收藏而買畫的?


  其實有時家居里如果掛一幅速寫,或是一幅黑白版畫,也是很雅致的。這種雅不是掛一幅熱熱鬧鬧的大牡丹可以相比的。而且畫家對自己的速寫可能還更加寶貝,比如一個山水畫家,跟他要一兩幅畫,會比向他要一本當年的速寫容易多了。


B、畫中國畫是否需要速寫?


吳冠中風景速寫(1976年作),2012年拍賣成交123.2萬元


  主持人:新中國成立后成長起來的一批藝術家都很重視速寫,但現在的年輕藝術家,有一些對速寫是不當一回事的。你們兩位認為呢?


  孫戈:速寫應該屬于素描的一種,在我的藝術道路中,速寫起到一個貫穿始終的作用?,F在的學生考美院,考的就是素描、速寫、色彩,也就是說,一個想畫畫的人,從踏入美院的第一天起就要開始畫速寫了。即使成為大師,像安德爾等大畫家,他們也一直都在畫速寫。所以速寫是不論多小的畫家,或是多大的畫家,都不敢瞧不起的畫種。


  而且速寫是一個人的功力和才氣最直接的體現。我們這一代人畫畫,最大的特點就是畫速寫。史國良就曾經說過,他畫過多少速寫那是要靠秤的,不是畫幾張、畫幾本,而是瘋狂地畫速寫。我們這一代人都有瘋狂畫速寫的時代,嶺南如楊之光、林墉這些大師,他們的速寫也沒多少個人能比得過的。


  李琰:其實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有人討論過畫國畫要不要畫速寫的問題。我個人覺得,速寫之于中國畫,是可畫可不畫,但我主張畫。


  首先,從技藝上講,速寫可以強化記憶,因為人的記憶有長期和短暫兩種。有一個例子剛好說明這個問題,有一次黎雄才和陸儼少約好了在長江某處見面,陸儼少看到黎雄才在畫速寫,他不以為然,因為在陸儼少看來,中國畫自古都是“觀”。但等到他回來開始創作了,突然有點后悔了,因為他發現光靠記憶不行了。所以看陸儼少的藝術道路我們會發現,他早期的速寫非常少,幾乎沒有畫過,到了后期才開始隨身帶速寫本了。


  又比如新中國成立后,當時國家組織過一次反映人民興修水利、防洪搶險的藝術采風活動,當時面對這些勞動場面,黎雄才先生萌發了巨大的創作激情,他在一個多月內,騎著自行車奔走在防洪大堤上,每天忘我地畫速寫和在長卷里畫構圖,創作出來的《武漢防汛圖》就是黎雄才先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孫戈:但現在很多人對速寫的確不是特別重視了,也就我們這一代人在瘋狂畫速寫,以前的人不會,以后的人也估計不會這么畫。我想現在的學生,一天畫幾十張速寫那真是要了他們的命。以我自己為例,我從學畫的那天起就開始在畫速寫,畫得好不好我們先不說,功夫就靠這么一天天積累起來的。就連史國良都說,一天不畫手都生了,像他在速寫上花了這么多工夫的人,都說一天不畫手生了。


  主持人:但畫得很熟手也不見得就好,速寫修改的比較少,每筆每畫都體現的是功力。


  孫戈:沒錯,真的畫熟練了就好嗎?那也不見得,畫得手太順了也不好。所以藝術本身不是那么簡單,不是熟能生巧就好了。


  剛才我們講的是速寫的功力,其實速寫體現的是畫家的才氣,這更不是畫多了就可以達到的。如果沒有才氣、悟性,畫再多也沒用。我們這代人以前誰印得起畫冊,但每個人的包里都有速寫本,見了面大家把速寫本拿出來,看看你最近有什么長進了,幾下就能看出你有多大的本事。畫畫不像看小說,不用看完一整本才知道。畫畫的功力和才氣怎么樣,翻幾頁速寫本就能看出來了。


  李琰:速寫除了可以強化記憶,在畫速寫的過程中,也是對對象進行提煉和加工的一個有效過程。抓住關鍵的進行篩選,把最精華的畫下來,這是攝影所無法替代的,因為攝影無法篩選。


  另外,在畫速寫這么短暫的時間內,速寫考驗的是一名畫家的畫面組織能力,如對人物衣紋、五官的表現很重要,可以為日后創作省很多力。更重要的,這是一個搜集素材的過程。


  所以我主張畫速寫,速寫是一個比較好的訓練方式,但不一定就是最好的訓練方式。比如齊白石,他就沒有畫過速寫,都是通過做木工訓練出來的。


  現在也有一部分中國畫畫家是反對畫速寫的。因為速寫是舶來品,是素描的一種。畫中國畫的有很多玩味筆墨的畫家,他們追求的是筆墨的趣味性,這種追求不畫速寫也是可以做到,而且中國畫的白描寫生也可以做到。


  孫戈:我現在正在組織舉辦“生活——廣州第三屆速寫作品展”,希望可以重新喚醒大家對速寫的重視。廣州一直存在眾多速寫方面的專家和愛好者,這次展覽就能展示速寫這一形式的藝術魅力。


C、收藏藝術品首選具有文獻價值的


史國良速寫4幅,拍賣成交1.38萬元


  主持人:就如兩位剛才所說的,速寫不但有藝術價值、審美價值、收藏價值,還有把玩的價值,沒事翻一翻也是很好玩的。速寫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對場地的要求不高,一個本子一支筆就可以畫了。孫老師,您的速寫有用毛筆的,也有用鋼筆的,不同的工具區別大嗎?


  孫戈:速寫的工具不重要,手頭上有什么就用什么,畫畫的勁頭來了,沒有筆都可以拿煙頭就畫幾筆。就好像前幾天我們開會的時候,有人說到有一次看段遠文畫畫,發現他的手是抖的,這就是感覺來了的時候一種自然的流露,說明他是真正懂畫、愛畫的人。就像我們畫速寫,只要感覺來了,對工具是不在乎的。


  李琰:工具只是一種載體。


  孫戈:之前我很多速寫用的是炭筆,時間長了模糊了。過去的鋼筆是抽水的,有時畫著畫著不出水了,是件很煩人的事。我也用過鵝毛管,剛開始畫速寫的時候,也試過弄一瓶墨水,一根鵝毛,蘸著畫,就是為了追求那種感覺?,F在最方便的當然是鋼筆了,還有種自來水毛筆,我也試過,但總覺得不習慣。


  主持人:民國的時候有些人是隨身帶著銅墨盒的,還有毛筆,隨時可以拿出來畫速寫。那時候的人習慣用毛筆,但攜帶不方便,所以才發明了墨盒。


  孫戈:毛筆在速寫本上畫,跟在宣紙上畫那種感覺還是很不同的。


  李琰:新中國培養出來的幾位重要畫家,比如黃胄,他的速寫很棒,但缺少傳統中國畫的筆墨趣味,黃胄的作品沒有墨趣。


  孫戈:其實畫家對自己的速寫也不是那么當回事,因為平時畫得多嘛,但年輕時我的那幾本速寫一直跟著,很珍貴。


  李琰:畫家心疼自己的速寫,主要是速寫起到一個日記的作用。


  孫戈:沒錯,現在我翻看我當兵時畫的速寫,還能感受到我當年熱血沸騰的感覺。


  李琰:您對這些速寫的感情,其實跟它們的藝術價值無關,它們更多的是像一張張黑白照片,記錄著您年輕時的狀態。就跟我出版文集一樣,我也會想到附上一張我小時候的照片。


  孫戈:現在速寫不受重視,跟現在工具發達也有關系。以前我們到藏區采風,沒有相機,只能畫速寫,然后還要標寫出衣紋,這里用紅色,那里用紫色。速寫這種搜集資料的功能,現在基本上被相機取代了。我現在隨身都帶著一個小相機,看到什么有感覺的,咔嚓一聲就記錄下來了。雖然它們記錄的功能不一樣,但我現在并不排斥照相機,因為繪畫的人用照相機跟不會繪畫的人用照相機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雕塑家許鴻飛先生的速寫最近也受到了一些藏家的追捧。以前我跟關山月先生去寫生,他也隨身帶著一本速寫本,隨時畫。


  李琰:但許鴻飛先生的那種速寫畫的是西方的線條,不是中國畫的線條。像馬蒂斯、畢加索的線條,就跟中國畫的很不一樣。中國畫的線條講究的是不外現,線條訓練是十八描。


  所以我一直認為速寫是一個獨立的藝術門類,收藏應該多關注速寫。什么藝術品值得收藏?除了現在大家都關注的藝術價值之外,就是首選有文獻價值的。


  兵馬俑的雕塑好嗎?遠遠沒有漢代的生動,但兵馬俑不是漢代雕塑能夠替代的,因為它告訴了我們秦始皇部隊的建制,還有當時的社會經濟狀況。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認為速寫具有其他藝術品不可代替的文獻價值。


  主持人:中國畫也是很講究線條的啊。


  李琰:中國畫的線條帶著很大的信息量,畫速寫很好的老一代藝術家,從畫連環畫要轉到畫國畫轉不了,就因為線條的轉換。如果轉得了的話就會很成功。有些連環畫畫家畫的中國畫,怎么看都不像中國畫。速寫作為一種舶來品,與中國畫的線條有著本質的區別。


  另外,從藝術作品的傳承、研究上來說,速寫是對畫家個體研究的一種很必要的材料,因為速寫體現的是畫家的足跡、活動,對研究畫家的藝術軌跡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我有張彥游歐洲的那本速寫本,從上面我可以看出張彥去了歐洲哪些地方,他對歐洲建筑的理解是怎么樣的,這對研究張彥的藝術是很重要的。


D、如何收藏速寫?


程十發黃山速寫冊頁(1976年作),2006年拍賣成交24.75萬元


  李琰:我認為速寫本身就是獨立的藝術作品,它帶著畫家的情感。但現在的美術界、史學界并沒有重視速寫的文獻價值。速寫不受重視,說明我們還沒有將他當作一個藝術門類來看待。畫買不起就買一幅字,字也買不起了就買幅速寫。


  主持人:我很認可你這個觀點,速寫也是一種藝術品。比如我去米勒故居,里面就掛著米勒的速寫。去到歐洲的博物館,他們對速寫也是很尊重的,雖然是單調的顏色,但一樣有藝術價值、裝飾價值。


  李琰:經常有人問我說,你怎么收藏那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收藏的選擇標準是,這些東西以后能夠成為我研究這一代畫家的資料。


  主持人:隨著收藏者的關注,也出于豐富收藏品種的需求,速寫我覺得還是有人會收藏的。收藏有什么建議?


  李琰:首先要明白為什么要收藏。如果是我,我首先會考慮藏品的文獻價值,比如孫老師畫的一幅人物速寫和一幅玩手機的速寫,我肯定會選擇玩手機的那幅,因為這個題材反映的是當下的社會生活。如果是一位已故的藝術家,收藏他的作品的時候,我會考慮的是這屬于他哪個歷史階段的作品,哪個階段更能代表他的藝術水平,收藏的時候我可能會選藝術家轉折期的作品,因為這能夠給我提供更多的研究素材。


  主持人:但很多人玩收藏,還是針對單一作品的,看是否喜歡這幅作品,構圖美、線條美就行了。


  李琰:所以說現在大部分人的收藏還是停留在藝術審美上的。速寫畫得快、畫得簡單,所以它就敗了。但其實速寫最基本的特色,就是它的即時性,這是其他繪畫形式取代不了的。


  孫戈:速寫不能用畫多畫少來衡量,現在廣東收藏界普遍追求畫面色彩的鮮艷,畫面要滿,北方的梅蘭竹菊根本看不上,覺得不合算。認為畫得滿,才能體現畫家的功夫更多。但比如畫舞蹈速寫,畫得慢一下子畫面就沒有了,所以我們都是蹭蹭蹭幾下就畫完了,也就幾分鐘??墒悄菐追昼姸际撬囆g的精華。葉淺予有一幅經典的速寫,就是朝鮮舞蹈速寫,寥寥幾筆一根大辮子,捕捉瞬間,就是一幅非常經典的作品。


展訊:先生寫字
青燈有味,且看“先生寫字”。9月26日下午三點【先生寫字—郭莽園?許習文作品展】開幕

誠邀閣下光臨水墨村!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湖路39號越秀文化藝術中心五樓水墨村;
展期:2015年9月26日-10月26日。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吉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