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公務員倒賣福利房?黃少安淺析中國經濟結構調整

經管之家2020-08-12 09:27:26

從經濟增長來說,高公共福利也就是消費支出,就會減少對生產的支出,長期對經濟增長不利,回過頭來也會威脅老百姓的長期福利。民眾也要慢慢體會這個道理,不能對公共福利要求太高,因為高公共福利不能解決問題,最終反而會帶來新的問題。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的公共福利提供得多,收稅也會多,這是一定的。當政府高債務和經濟不景氣碰在一起,就有可能出現政府破產,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就是這個原因。

很多人說中國今年經濟不太景氣,其實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還是比較快的,7%,當然我們希望更快。根據世界各個國家經濟發展規律,一般是到了經濟危機或經濟不景氣時、增長速度比較低谷時,各個國家都在強調經濟結構調整,主要是把一些落后的產業、落后的產品、落后的企業淘汰了,從而實現產業的升級,提高經濟的競爭力。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中國的經濟結構調整應該說不太理想,為什么?當時認為為了保就業就要保增長,為了保增長4萬億就砸下來了。那些該淘汰的產業、企業、產品,不僅沒有被淘汰,反而打開通道,被保護起來了,接下來就是產能過剩了。

中國現在告別過去的高增長,增速回到7.3左右,現在政府和領導層同樣面臨壓力,說是回到了“經濟新常態”。但是到了今年第四季度,要保7.5%左右,不保會不會影響失業率的提高。

警惕收入分配調整的陷阱

經濟結構調整是我國目前在宏觀意義上關注的焦點,怎么調?有很多維度。地方各級政府關注比較多的是產業結構調整,老百姓關注比較多的是收入分配結構的調整。政府作為融資主體或者投資主體,實際上也是市場主體,企業和政府有融資結構、投資結構的問題,從國家經濟結構發展空間來說有地區結構的問題,從制度層面來說有所有制結構問題,所以現在在提混合所有制。收入分配結構大家很關心,這也是跟大家最相關。中國現在已經步入到中等收入階段,很容易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即收入分配懸殊大,老百姓又對公共福利的要求高,開支大,政府面臨著多難選擇,在公共福利的供給和長期的經濟增長上要做選擇,做平衡。

東南亞一些國家、拉美一些國家,就是經濟落入這個陷阱后,再也沒爬起來。所以中國要高度警惕,要采取措施跨越這個階段。一旦跨越過去,就進入發達國家行列。所以,收入分配結構調整非常重要。

中國現在的分配現狀,首先就是收入分配的懸殊拉大了,人均收入進入了中等收入階段,但“人均”概念掩蓋了很多問題。二是分配不合理表現在創造財富或創造知識的不賺錢或者賺錢很少,倒賣財富和知識的賺錢多,少數倒賣權力的最賺錢。實體經濟部門,從事農業的不賺錢,生產工業品的不賺錢,現在生產電視機、冰箱等工業品的都是微利了,2%左右的利潤率就算不錯了,金融部門的利潤率高,當然也不是說現在的金融就有問題,但是賺錢多。

這樣的狀態會導致人們的價值觀混亂,或激勵機制出錯。大家不想通過勞動來創造財富、通過勞動來改善自己的生活,而是想在分配的環節里多分一點,通俗來說大家不努力做蛋糕,而是在分蛋糕的時候想多分一塊,至于說怎么分不管,分到手就行。

再就是導致各種管理資源錯配和浪費。比如大量資源都在非實體經濟部門,金融領域、現代物流領域、投資領域等,最典型的就是人力資源錯誤配置,現在中國最有才華的都往黨政機關和金融領域擠,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一個正常的體制下,公務員是一個低風險、低收益的職業,可是現在成為高風險、高收益的職業,賭性很重。說實在話,真的能夠貪污腐敗的官員畢竟只是少數,絕大多數的公務員收入不算太高,他們也挺難的。但在高校里都是尖子生,現在進入公務員隊伍的誰不是精英,這是千里挑一、萬里挑一出來的。多數公務員熬到處級,辛辛苦苦一輩子。但為什么大家都往里擠?這個問題大家要想一想。怎么才能改變這個狀態呢?首先就是回歸勞動價值論,鼓勵民眾通過誠實勞動,合法經營賺錢。

公共福利供給要有預期管理

這里著重談談公共福利。中等收入陷阱本質是公共福利的陷阱?,F在中國老百姓和20世紀70年代不一樣了,大家物質享受的欲望膨脹起來了。都想過好日子,這是對的。但是總有一些人能力差一點,或者把握機會的能力差一些,收入就低一些,這是正常的。過去大家都窮,也就在心理上覺得無所謂?,F在可不一樣了,你富我窮,心里不舒服的程度就比原來大很多。再一個就是中國經濟發展經歷三十多年,國家也比原來有錢了,民眾就希望國家能夠提供更多的福利,所以公共福利的預期也增加了。領導層比較親民,很愿意關注老百姓的事、關注民生。一匯報、一考察發現一些地方的老百姓過得不好,就表態說這個問題要解決,如果有失業就有失業救濟,跟著是醫療保障、養老保障、住房保障,甚至買不起房子政府就要蓋保障房等,這些都屬于公共福利。公共福利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需要錢的。當經濟高速增長時,大家收入都增加時,公共福利增加不增加老百姓的感覺沒有那么明顯,但是當經濟不景氣時,國家財政收入減少的時候,老百姓反而對公共福利的要求更高,這事就難辦了。


要從科學的角度認真考慮,對老百姓公共福利的財政支出應該控制在一個合理的水平,各級官員不能濫表態,要從財力出發,不能完全按照老百姓的意愿來。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樣都是老百姓,都想公共福利越多越好,但提供公共福利是要錢的,這些錢從哪里來,想一想,最終還不是來自于財政收入,來自于我們自己。公共福利是有剛性的,只能加不能減。比如說政府能夠給老百姓解決100塊錢的公共福利,政府官員為了顯示自己的親民,說給120塊錢的公共福利,結果到時候解決了118元,還被罵說你說話不算數。所以,對民眾在公共福利上的預期進行管理,雖然是一個技術上的問題,但重要。


從經濟增長來說,高公共福利也就是消費支出,就會減少對生產的支出,長期對經濟增長不利,回過頭來也會威脅老百姓的長期福利。民眾也要慢慢體會這個道理,不能對公共福利要求太高,因為高公共福利不能解決問題,最終反而會帶來新的問題。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的公共福利提供得多,收稅也會多,這是一定的。當政府高債務和經濟不景氣碰在一起,就有可能出現政府破產,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就是這個原因。

產業結構調整應因地制宜

再來看一下中國現階段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F在各級政府一說經濟結構調整首先想到的就是產業結構調整,而且將產業結構調整等同于產業升級,各個地方政府說到產業結構調整就在想發展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現代服務業,現代金融、現代物流,到處搞高新技術產業園。不能說不對,但是也得從實際出發,哪有那么多戰略性新興產業?從2008年一直到現在,年年都在喊調整產業結構,結果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在努力發展第三產業,但美國在金融危機之后是在提“重新工業化”,發展實體經濟,為什么?產業結構調整是不同產業結構之間的比例關系。這種產業之間的比例,不同國家或者一個國家不同地區,在發展的不同階段,產業結構調整的方向是完全不同的,要接受具體的資源和起點的約束等,山東與廣東可能是不同的。像山東去發展金融業,要建“金融中心”,可能就不是明智之舉。


產業升級是相同的,是指提高產品的競爭力、提高企業和產品的價值。產業升級要兩條腿走路,一條腿是對傳統產業加以改造和升級,不要一說產業升級就是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高科技產業,沒有那么多,而且發展到現在,絕大多數的財富都是工業和農業部門創造出來的,我們要利用新技術、新理念、新工藝、新體制、新理念來改造和提升我們傳統的工業和農業,這是產業升級的主要著力點。


另外確實要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這是應該的,但是中國這么大,不同的省、不同的地區應該有不同的選擇,不能一窩蜂。中國前幾年說光伏產業,利用太陽能,結果成為世界經濟的一個笑話。各地一擁而上,都在發展,形成惡性競爭,導致產能過剩。


產業結構和產業水平是由生產要素結構和生產要素的水平決定的。如果一個國家或者一個經濟體,生產要素主要是通過土地把大量低素質勞動力利用起來,那就要好好地利用。但一旦過了這個階段,光靠資源紅利、人口紅利永遠不能成為發達國家,產業不可能升級。發展到一定階段,想實現產業升級,必須改善生產要素結構,降低對自然資源和低素質勞動力的依賴度,不能再吃人口紅利、資源紅利,應該吃技術紅利、人力資本紅利等。


所以中國目前這個階段,政府最應該干的事就是花錢培養培訓國民,提高他們的文化和技術素養,將錢投在人身上。如果沒有高素質的國民,沒有高素質的產業工人,沒有科學技術的領先,想實現產業升級是不可能的。退一萬步說,即使有錢購買世界最好的設備,但如果國民素質不行、產業工人技術不行,生產出來的產品也還是不行。政府不要去搞產業結構、產品結構調整,這是市場、企業做的事,政府就是要將錢投在人身上、投在科學技術上,將錢投在辦學上。前幾年中國干了一件很好的事,具有戰略意義,就是大學擴招。所謂大學生失業是一個偽命題,不妨去調查一下,畢業兩年還沒有找到工作的很少。中國現在高速發展中,就業機會那么多,怎么會找不到工作,只是暫時找不到預期工資的工作,暫時“失業”而已。


經濟增長的動力結構


最后說一下經濟增長的動力結構。全世界經濟不景氣,但怎樣看待目前的經濟增速?其實能夠保持在6.5%-7%,已經很快了?,F在應該關心的不是增長速度,而是經濟增長的質量。驅動經濟增長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怎么看待投資?現在很多專家都在批,還有一些非專業人士也感覺到現在中國GDP增長還是靠投資拉動為主,投資拉動占的比重太高。這種批評至少對于中國現在的絕大多數地區來說是不對的,為什么?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現在正在努力成為發達國家,已經到了關鍵的階段,正處在工業化和城市化的中后期階段。什么是現代化呢?現代化的兩個輪子,新型工業化、新型城市化,兩個輪子在驅動現代化。工業化就是造工廠,城市化就是造房子。造工廠要投資,造城市、造房子要投資,不投資完成不了城市化和工業化。在不同的地方造了工廠和城市,將不同地區的工廠和城市連接起來,修鐵路、公路,建機場,基礎設施這些也都是投資。


一個國家絕大多數地區,沒有完成工業化和城市化,現在天天在批評投資太多,但是不投資怎么現代化?應該批評的,不是投資拉動為主,而是如何提高投資的效率,改善投資的主體結構。中國經濟“兩頭在外”,解決了就業問題,應該說這是高效利用了全球市場,把中國人多且素質低但資源少的局限發揮得很好,這個階段是中國必須經歷的階段。但現在這個階段,中國可以考慮產業升級的問題了。


再說消費,消費拉動GDP增長。說句實在話,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根本不需要政府操心,而且政府瞎操心沒有用。消費問題本質是個收入增長的問題,有錢誰不會花?


本文來源:南方都市報

文字整理:陳建利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吉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