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產品回收利用與商標侵權

中華商標雜志2020-12-04 09:25:50

本文主要以國際保護知識產權協會(AIPPI)2008、2009年舉辦的關于“知識產權窮竭與產品的修理和回收利用”和“商標侵權與回收利用、修理、重裝和裝飾性使用”兩個論壇為基礎,論述修理、重裝、回收利用商標權產品與商標侵權的問題。


阿根廷


阿根廷的報告認為,阿根廷的商標法并沒有明文規定修理、回收利用、重(新)裝(瓶)是否構成商標侵權。不過,阿根廷法院認為,只要該回收利用的商品在再次銷售時標明其是回收利用的產品,以及該產品的品質,就不構成商標侵權,這是為了實現商標之避免消費者混淆和質量保障功能。


根據商標權窮盡原則,一般情況下,修理產品也是允許的。但是,法院強調,沒有獲得商標權人授權的修理服務(廣告)的提供者有下列行為的即構成商標侵權:使消費者誤以為該修理服務的提供者是商標權人的代理人、授權人或許可人;以有害或欺騙的方式使用被修理產品的商標。比如,當與商標權人無關的被告在發布修理割草機廣告時,突出使用原告的商標“Singer”(大字體),并且沒有提及或使用非常小的字體提及修理服務提供者的名字,則構成商標侵權。如果廣告中原告的商標和被告的名字一樣大小,即沒有突出使用原告的商標,則不構成商標侵權。


阿根廷法院認為,當重新裝瓶(盒)造成消費者關于產品來源、質量和純度混淆時構成商標侵權。比如,當重裝后的產品與原裝正品的品質不一樣,并且銷售該重裝產品者沒有將其銷售重裝產品的性質向消費者明示時,構成商標侵權。在一則判例中,被告用自己生產的打印機油墨重裝附有“Epson”和“HP”商標的墨盒,并銷售。被告在銷售“Epson”墨盒時墨盒上使用的是“Epson”商標,但是,墨盒的包裝上使用了與“Epson”墨盒包裝不一樣的顏色,字體大小也不同,并且包裝上還標有“供Epson打印機使用”的字樣。而被告在銷售重裝的“HP”墨盒時,其在包裝上重新制作了“HP”商標。法院認為,第一種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第二種行為構成商標侵權。


當原裝正品被重大修理改變其性狀時,該修理后的產品在銷售時就不能再使用原初商標,也即得除去原初商標,因為該修理后的產品已經不再與原裝正品的品質一樣了。不過,如果重大修理得到了商標權人的授權或控制,沒有誤導消費者,則原初商標還是可以繼續使用的??傊?,不管是修理、回收利用還是重裝,都不得讓消費者產生行為人與商標權人有贊助、許可或授權的關系,不得誤導消費者。


巴西


巴西的報告認為,回收利用他人有商標權的商品,只要除去該商品上的原初商標即可,當然,這種除去原初商標的行為必須非常容易或成本低廉(這是否意味著除去商標成本高昂,就可以不除去商標,報告沒有進一步明確)。因為回收利用的商品已經不再是原裝正品,所以不能再使用原初商標。如果回收利用行為使消費者誤以為回收利用的商品就是商標權人的新品,或與商標權人產生了不正當的聯系,則構成商標侵權。比如,當把附有原告商標的摩托車回收后改裝成三輪車時,在這些三輪車上就不能再使用原告摩托車上的商標,否則,就讓人誤以為該三輪車是原告生產的。


在巴西修理附有他人商標的商品是允許,只要不與商標權人或其授權人產生不正當的聯系。比如一個商家在廣告中聲稱他可以修理附有“BRASTEMP and CONSUL”商標的冰箱,只要該商家明示他沒有獲得商標權人的授權,就不會構成商標侵權。因為這種使用他人商標的行為,僅僅是為了告知消費者提供修理服務的是誰,當該商家修理附有“BRASTEMP and CONSUL”冰箱時,并不構成商標侵權,因為其修理的商品是原裝正品。


重新裝瓶時必須除去原初的商標,當然,這種除掉商標的行為必須非常容易或成本低廉,并且重裝時必須把該商品是重裝的信息告知消費者。在一則案例中,被告使用原告的塑料瓶,重裝礦泉水,并使用原告的商標銷售該重裝的礦泉水。法院認為,被告使用原告的塑料瓶(附有原告的商標)重裝礦泉水,并銷售的行為可能會導致消費者混淆,因而構成商標侵權。


美國


美國報告認為,重新包裝或重新裝瓶必須在商品上標明以下信息:即此商品是重新包裝或重新裝瓶的;此重新包裝或重新裝瓶的商品不是原商標權人生產的商品;重新包裝或重新裝瓶行為人的名稱;重新包裝或重新裝瓶的商品上不得突出(大字體、不同的顏色和大?。┦褂迷跎虡?。不過,如果重新包裝或重新裝瓶會產生以下虛假印象,即一個修理并且再造的商品仍然是原裝正品,則以上信息披露將不再適用。比如,在變更、重新包裝,并銷售附有“HEWLETT-PACKARD”商標的打印機墨盒時,被告在墨盒和墨盒的包裝上都使用了“HEWLETT-PACKARD”商標,如此,很容易導致消費者相信該商品就是原裝正品。


當產品被修理或回收利用并銷售后,如果該產品不能達到商標權人要求的質量控制標準,則該修理或回收利用行為將損害商標權人的商譽。如美國有關法院就曾經發布初步禁令禁止銷售過期的“Hall”牌咳嗽藥片。在一則案例中,法院認為,當修理或回收利用的商品重新投入商業流通領域后,原初商標仍然可以在該修理或回收利用的商品上使用,但是,在該商品必須明確標記該商品是“修理或回收利用的商品”。在另一起案例中,法院認為,若一件商品被整體翻新,在銷售該商品時就不能再使用原初商標,即使在該商品上標記“修理或再造的商品”也不允許。另外,若一件商品的必要和核心部件被替換,則該商品也不能再使用原初商標。


加拿大


加拿大報告認為,修理、重裝、回收利用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取決于商標權是否窮竭。加拿大判例法明文規定,根據“the first sale”(首次銷售)原則,商標權在首次銷售后窮竭。商標權人不能再通過商標權控制該商品的進一步流通,或使用(原裝正品)。因此,未經授權,進口商、代理商銷售或再次銷售正品(雖然與原裝正品在配方、包裝或質保有些許不同)的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因為,以上行為沒有導致商品初始來源的混淆,并且商品的特性和質量仍然受到商標權人的控制。


不過,如果附有原初商標的原裝正品沒有經過商標權人授權受到重大修理,并且銷售的,則構成商標侵權。其原因是,商標權人沒有明示或默示許可附有其商標的原裝正品的重大修理的再次銷售,簡而言之,該修理過的商品不再是原裝正品。


一般情形下,重裝是一種商標權侵權行為或重裝會引起商標權人的商譽被剝奪。不過,在一則案例中,被告購買原告廢棄的“火花塞”,更新(renew)后(被告沒有添加任何新的部件),再次銷售,并且被告在該更新的“火花塞”的包裝上清楚的標明該商品是“更新商品”。法院認為,被告不構成商標侵權。


日本


日本報告認為,在日本沒有法律對修理和回收利用是否構成商標侵權做出明確的規定。不過,在“Lithograph”一案中,原告從事生產和銷售打印機的業務,原告訴被告(回收利用公司)侵犯其商標權。因為被告回收利用原告的打印機墨盒,重裝并銷售,但是沒有除去原初商標。東京地區法院認為,被告的行為沒有破壞商標的區分功能,被告的行為也不屬于商標法上的商標使用行為。因為被告銷售回收利用的墨盒的對象是:那些曾經被被告收集過的墨盒的使用者。不過,上訴法院發現一些購買回收利用的墨盒的消費者以為該回收利用的墨盒是原裝正品,由此,上訴法院認為被告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


在另一起案例中,被告回收利用并銷售打印機所需的墨帶,不過在該墨帶的包裝盒上使用了原告的商標,因此成訴。東京地區和高級法院都認為,銷售回收利用的商品上使用原初商標,不屬于商標法上的商標使用行為。法院認為,指明相匹配的打印機類型,以防止消費者購買到不相匹配的產品,是打印行業的普通慣例。不過,法院也建議,行為人可以在回收利用的商品上標明該商品不是原裝正品,以提醒消費者,從而避免商標侵權。另外,當修理或回收利用的商品在使用原初商標時造成消費者混淆,從而損害商標的區分功能;或當原裝正品有重大修理或回收利用后,與原裝正品品質不一致,從而損害商標的質量保障功能的都構成商品侵權。


綜合以上各國相關報告,筆者認為,在認定“修理、重裝、回收利用”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時,應該看這些行為是否會破壞原初商標的區分功能和品質保障功能,即是否會損害商標權人的利益或使消費者產生混淆。如果是,構成商標侵權;如果否,則不構成商標侵權。當然,行為人為了避免消費者產生混淆可以采取以下措施:除去原初商標、明確告知消費者其購買的產品是“修理、重裝或回收利用”的產品、不得突出使用原初商標等等。比如,我國《循環經濟促進法》第39條規定:回收的電器電子產品,經過修復后銷售的,必須符合再利用產品標準,并在顯著位置標識為再利用產品。


但是,在涉及具體問題時,各國又有些許差別:關于修理,一般使用商標權窮竭原則,不構成商標侵權。不過,對原裝正品的重大修理或核心部件的更換,在銷售時仍然使用原初商標,并且沒有告知消費者以上修理的情形的,構成商標侵權。而對于重新裝瓶(盒),可以繼續使用原初商標,但是,得告知購買者重裝的事實(阿根廷、美國、加拿大);或除去原初商標,并告知購買者重裝的事實(巴西);或可以繼續使用原初商標(日本)。關于回收利用的合法性,各國一般都要求銷售回收利用產品的銷售者將回收利用的真實信息告知購買者。不過,美國有判例認為,如果回收利用的產品與原裝正品的品質差別巨大,銷售者即使履行了告知義務,也不得繼續使用原初商標。日本比較特殊,日本的判例甚至認為,重裝和回收利用時使用原初商標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并且引用行業慣例為行為人辯護。為了統一以上分歧,我們試圖提出下標準:如果修理、重裝或回收利用行為沒有改變(或微小改變)原裝正品的性狀,行為人在銷售時可以繼續使用原初商標進行銷售,但是,得告知購買者以上產品的真實信息。在重大改變原裝正品的性狀時不得繼續使用原初商標進行銷售。


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理念對商標權的限制


為了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我國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該《綱要》的核心內容是:要堅持把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作為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著力點。


為了實現《綱要》“綠色發展”的理念和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理想,我們以為,在處理回收利用與商標侵權問題時,必須考慮“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的普世價值,進行利益平衡。當回收利用行為構成再造時,該行為或多或少都會給商標權人的市場利益造成一定的損失,如果商標權人的利益受損微小,而環保利益重大,犧牲少許商標權人的利益,換取更大的環保利益未嘗不可??傊?,筆者認為,從環境環保、可持續發展理念出發,我國未來的商標法的修訂應該對此問題有所回應。

一大波干貨來襲,拿走不謝( ̄_, ̄ )

?首發 |《中華商標》雜志2016年第6期已發行?。ǜ侥夸洠?/b>

關于侵犯他人在先著作權商標的思考

申請商標不要“攀親戚”

擁有《商標注冊證》就一定不會侵權嗎?

法官說案‖淺析外國地名的商標注冊

更多精彩,盡在《中華商標》雜志~~


★ 立足商標 · 服務企業 · 面向社會?★?



★企業實施商標戰略的權威指南★企業實施商標戰略的權威指南


投稿

馬 君:010-68983165
王 晶:010-68014395
?郵 箱:china.trademark@263.net.cn



訂閱


翟瀟宇:010-68036092

郵 ?箱:

zhsb68036092@163.com



?提示識別上方二維碼↑訂閱“中華商標雜志”ID:ZHHSHB)微信平臺


喜歡請點贊,每一次點開微信,都是一場久別的重逢
↓↓↓?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吉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