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薦讀|兩個老人三篇文章,值得中老年朋友認真讀完:如何面對老年、疾病與死亡

普羅米修斯之翼2020-12-06 10:07:15

今天,要介紹一對老人三篇文章,丈夫趙寶煦,當代中國政治學主要奠基人之一;夫人陳司寇,北京101中學政治老師。

1

九旬老人陳司寇老師的最后一課:

? ? ? ? ? ? ? ? ? ? ? ?如何面對老年、疾病與死亡


節選自《陳老師的最后一課》,作者/曹培

?

北京101中學 陳司寇老師

2015年5月10日,我們第二次采訪陳司寇老師的經歷,采訪過后陳老師關切地問我,你今年多大了?想過今后應如何安度晚年嗎?看著我一臉茫然,陳老師說她自己積累不少經驗和心得,愿意介紹給我們,可保證我們晚年享有身心健康。下文是根據當時的筆錄整理的。




?

時間真快啊,你們老三屆學生都快要七十歲了。一般來說,人在七十歲以后是很難過的。第一是因為病痛,一身患有多種疾病,整天不是這兒疼就是那兒疼。第二是因為孤獨,人老了活動空間小了,與社會漸漸隔絕了,越來越多地待在家這個狹小空間里。因此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人都或多或少地患有憂郁癥。

?

老人是弱勢群體。身體弱,精神也弱。在我們院里(藍旗營,北大清華的家屬院)有很多老人都是如此,可憐兮兮地期待著他人來關懷照顧,變成了弱勢嬰孩??吹竭@種情形,我就想,難道人的晚年一定要這樣過嗎?

陳司寇老師北大畢業證

?

我今年94歲了,老公(趙寶煦教授)兩年前去世了。我現在一個人生活得很好。身體健康,頭腦清楚,除了一個每周來兩次的清潔工,生活基本自理。我不習慣與保姆同居,自己能做的事情就盡量自己做。每周子女們都來看望我。我還要兒子不用每周都來,兩周來一次就行了。他們也忙啊,而且他的家與我這兒離得太遠了。

?

我自己平時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的,讀書看報看電視散步做家務,保持著自己不緊不慢的節奏,最近正在研讀《易經》。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走”。我沒有任何遺憾?,F在只求活一天就要生活得有質量,即便明天就走,今天也要活得有質量。

?

我認為人生有幾個階段,每個階段都要有目標。例如童年時期的目標就是玩,青年是學習,中年是工作養家,老年也要有目標啊,沒有目標的人生特難受!那老年人的目標是什么?我認為有兩點

??

第一,要盡量使自己減少病痛,過得健康愉快。?


第二,要爭取在人生的最后階段“走得快一點”,既減少自己的痛苦,也盡量避免給他人造成的負擔。??


第一目標、怎樣盡量減少病痛,過得健康愉快?

?

我從55歲退休到今年94歲,已快40年了。

?

1、知識就是健康,最好的保健醫是自己?。人的健康由三個方面的因素形成,第一遺傳占三分之一,第二是鍛煉和養生,第三是生活習慣,例如抽煙喝酒熬夜都會損害健康。

?

人到70歲以后是老年。老人都一定要注意學習吸收醫學保健知識。要看許多書,對于人的人體構造與功能、體育運動、食療、生活習慣、保健按摩、心理健康等都要有比較全面的知識。?


此外,要全面了解自己身體狀況,綜合分析自己的問題是什么,摸索其中的規律。思考解決問題的辦法和措施。一旦認識到什么是應該做的,就要身體力行,一旦認識到什么是不應該做的,就要令行禁止。并且一定要長期堅持下去。

?

有些老年人沒有自己健康上的主心骨,動不動就看醫生,亂吃藥。其實醫生不過是聽你的陳述。再說各科醫生也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可能掌握你的全面情況。所以一定要靠自己,而不要盲目依靠醫生。

?

有些老人一心想依靠什么名醫,或者什么靈丹妙藥來保健康,經常跑醫院,頻繁換醫生,換藥物,結果總是失望,因為他不懂得靠醫生不能獲得健康,關鍵還是要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例如我曾經患過皮膚瘙癢癥,癢起來鉆心,夜不能寐。去看醫生,只能給些藥膏涂抹,沒有效果。后來我自己看書,明白瘙癢癥是有很多種類的。我分析了自己的類型,注意改變生活方式,采取適當食療,保持心里的平靜,并學會了按摩相應的穴位,后來就慢慢地好了。

?

有一天早上我要起床時,突然發現腰痛得動不了,當時家里只有我自己。我就告訴自己要鎮定,躺在床上自我按摩一些穴位,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起來了。若是別人早去醫院看了,我就堅持自己按摩相關穴位,配合適當的腰部活動,結果腰痛一直沒有再犯。

?

?

大師-?趙寶煦教授,當代中國政治學主要奠基人之一


俗話說久病成郎中。我的體會是,身體是自己的,最好的保健醫其實只能是自己。冷暖痛癢只有自己最清楚,運動健身只有靠自己堅持,心理健康也只有靠自己調整。任何企圖依靠在其他人身上養老的夢想都要落空,無論是再好的醫生、再負責任的保姆,或是再孝敬的子女,都不能去靠。?


2、要有毅力,要做自己應該做的,而不是只做自己喜歡做的。我堅持生活自理,至今自己買菜、做飯、洗碗、散步、自己洗小件內衣。我當然也累,也不方便,完全可以讓保姆為我做。但是只要一開始不做,以后就再也做不了了。我不到萬不得已就不開這個頭。這樣我一直堅持到目前,還是如此。

?



?

3、精神上要有境界,文化生活要豐富。現在老年人太寂寞,盼望兒女回家看望。國家都有“?;丶铱纯础钡姆梢幎?,可是我不需要。我關心時事政治,對文學、哲學、天文地理、戲劇體育都有興趣。我建立了自己的學習計劃和生活規律,每天忙忙碌碌,心里很平靜充實。

?

北大政治系的一位教授去世了,她的老伴特別寂寞,老打電話給我,一說起來就沒完。問我能不能一禮拜給她打兩次電話。我答應了,轉念一想想這不是個辦法啊。我一次電話十分鐘二十分鐘,那其他時間她怎么辦呢?我就去找她。

?

我說我可以給你打電話,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你真正解決問題不能靠外力,只能靠內力。她說那怎么辦呢?你就得自己有奔頭。那怎么有奔頭呢。你喜歡做什么就去做,盡量把你的時間安排緊一點,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都有完不成的工作。你就不會感到寂寞了。

?

我每天6:00–6:30起床后,就忙著按摩,做操,看電視新聞、做早飯。一定要在九點之前吃完早飯。9點以后我就開始看書看報。我一個人訂了好幾份報紙雜志,每天不抓緊時間都看不完??吹轿倚蕾p的地方就摘錄下來,或者剪下來,我現在已經積累了好幾大本了,經常翻看,樂在其中。

?

北大為趙寶煦先生鑄銅像,夫人陳司寇為銅像揭幕


我還愛看電視劇,看到難過處就跟著放聲哭,高興處就放聲笑。有時還想不通編劇為什么這么處理。自己就琢磨,要是我做編劇,我就怎么處理。我現在還在研讀《易經》,心得也記下了一本。你看,我平時有這么多事情要做,這么多新知識要學,哪里有時間去寂寞呢?此外我還有個辦法,就是家里不要太寂靜。要經常開著電視,就好像總有人與你說話,向你唱歌,你就不會感到孤獨。

?

我有三個孩子每周都回來看我。我兒子離我挺遠,我不希望他每周都來,就對我女兒說,你跟你哥哥說一下,不用每周都來,打個電話問問就行了。他后來就兩個禮拜回來一次。我平時過得很充實、愉快,不希望別人來干擾我。老年人要熱愛生活,關心時事,心胸開闊,心情舒暢。這樣遇到疾病就能頂得住。

?

第二目標:要爭取在人生的最后階段“走得快一點”

?

既減少自己的痛苦,也盡量避免給他人造成的負擔。人人都希望晚年走得快一些,但死生有命,這也可以事在人為嗎?我認為,要想“走的快一點”,首先要做好“走”的思想準備,該走的時候干干脆脆、無牽無掛、了無遺憾。我來告訴你我的體會:

?

1、不怕死。其實無論多大年齡都會怕死,死亡總是令人恐懼的,怕臨死前的病痛,怕與親人訣別時的撕心裂肺。誰不怕???可是怕又有什么用,這是自然規律,只能坦然面對呀。

?

從70歲時我就想,人活七十古來稀,何況還有許多偶然因素。黃泉路上無長幼。所以活一天就賺一天。人的生命分為數量和質量。我不在乎數量,而看重質量。只要每天的生活都有質量,什么時候“走”就順其自然。?

不怕死,必須擁有自己獨立的精神世界,可以超越死亡,享受生期。這個問題解決得好就活得自在,活得痛快。解決不好,就終日惶惶不安。


我現在就活得很痛快。好多知識學不完的。我從來也不寂寞。我不喜歡跟街坊鄰里的老太太們聊家長理短的事。我覺得不如看電視,能得到很多新鮮知識。我愛看足球、網球、臺球。我是丁俊暉的粉絲。對于國際上的一些新聞我也很關注。這樣我心情很舒暢,對疾病就能頂住。

?

?我前年尿血,在三院檢查發現我左腎上有個腫瘤,可能是癌癥,醫生和家屬都主張要做手術切除。我不同意。我說我已經92歲了。我將來走不一定是因為這個腫瘤。即便是這個原因,動了手術后又會出現其他病。那何必呢?我就思量,癌癥喜歡什么?它喜歡酸性的東西,不喜歡堿性的東西。我就不吃酸性的大魚大肉!而多吃蔬菜水果。還吃抗癌食品,例如蘑菇、西蘭花等。兩年來沒有任何感覺。現在我干脆就不去檢查了,也不管它變大了還是小了,愛怎樣怎樣。

已經兩年了我一直與癌癥“和平共處”?,F在既沒有什么感覺,也沒有精神負擔,每天都生活得很充實,很有質量。


任何事情只要想得開,就會戰勝它。當然如果將來真是癌癥發作的話,后期會很疼,我就留一筆錢打止痛針。我對女兒說,將來我昏迷了就不用打了,沒有知覺了還打它干嘛,”走人”就完了嘛!

?

中國人連死都不怕,還怕什么?精神上只有達到一定境界,才能超越生死。超越了生死,才能放下生死,輕松享受有限的生期。我現在一個人生活,兒女說還是找個保姆陪住吧。否則萬一哪天犯了病都沒有人知道。我說犯了病又怎樣,無非是拉到醫院搶救唄。搶救過來又怎樣,還不是不死不活地拖著?人的壽數到了,就要順其自然,犯了病還搶救他干嘛?身體功能衰竭了,無疾而終,順其自然,這是福氣呀,你說是不是?

?

古人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老來不怕死,就活得輕松,生活質量就高。我就是懷著這種心態一天一天活過來的。事實證明越是不怕死,就越是死不了。我現在已經94歲了,而中國人的平均壽命是72歲。哈哈,我覺得自己賺到的已經太多了!


?


2、不愛錢。許多老人越是到了晚年,越是錙銖必較,把錢摳的緊緊的。他們真是沒想明白呀。我現在每個月幾千元退休金,根本花不完。所以孩子們來看我,我都自掏腰包請他們吃飯。兒女過六十歲生日,我每人送上一萬元。

?

我想,自己也就這幾十萬元的存款,等我死了兒女們繼承,他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也不會感激我。不如現在就拿出來給大家共享,弄個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呢?哈哈!

?

3、放下自我。現在很多老人想問題只從自己出發,想來想去總覺得別人對不住自己?;蚴穷I導對不起自己,或是同事對不住自己,或是兒女對自己照顧不周,特別是兒媳婦又如何虧欠了自己。內心總是不愉快。這又何必呢。要想得開,就一定要放下自我,換位思維。

?

你認為自己把兒女撫養大,兒女就應該回報你。兒女都有兒女的事情,哪有那么多時間陪著你?回想一下你自己的父母在世時,你又曾去陪伴了多少?照顧了多少?我從不要求兒女來陪我。我一個人生活的很有規律,說真的,他們來了我還有點嫌打亂了自己的計劃。所以一個人生活是常態,兒女來看你,是驚喜。這樣就不會心懷不滿,常感落寂了。?

不要回報,只要奉獻,我養大了兒孫,是我的奉獻。但我不圖兒孫的回報。我一直以助人為樂,若能幫助他人,我就感到快樂。


能給周圍人帶來快樂,我就感到快樂。一位老師經濟上有困難,我給了她點錢,她向我表示感謝。我說,你甭謝,我這樣做自己高興。

?

與人的感情要真摯,但不要太纏綿。我們院里有位老太太的丈夫去世了,她長期一直放不下,總是悲悲切切的。愛情深厚可以理解,但總不能整日淚水洗面,多愁善感,去當林黛玉呀。兒女也一樣,我愛他們,當然舍不得分離。但是既然分離是不可避免的,我就不愿意他們將來被悲傷所累,所以現在就不去和他們太纏綿,不要他們一天到晚總往我這里跑。

?

至于孫子輩兒,哈哈,不用我說,人家早就想也不想了!這是人類新陳代謝的自然規律嘛??傊挥蟹畔伦晕?,才能戰勝死亡,充分享受生期。至于身后之事,兒孫自有兒孫福,不是我應該費心去想的!

?

?

聽陳老師一席談,如醍醐灌頂。她那冷靜與深邃的理性令我深深折服,她那詼諧幽默又令我忍俊不住,時不時地與陳老師一起開懷大笑。這樣睿智堅強的老人實在不多見。

?

?臨別時我說:“我們過一段時間再來看您?!薄安挥脕砹?,打個電話就行啦!”陳老師干脆地說,那口氣像是對自己的子女那樣隨便。這是她留給我的最后一句話。

2



陳司寇老師訪問記


為了編寫101中師生文革回憶文集,我與原高三一班的葉增華同學于6月25日去訪問了陳司寇老師。


我對陳老師的唯一記憶就是文革中她在勞改隊的樣子。當年她40多歲,留著短短的“寸頭”,一身破舊的藍衣服,一雙圓圓的、不屈的大眼睛。如今93高齡的她是什么樣子呢,大概是位倔強乖僻的老太太吧,一開門見到的是一位滿頭銀發的祥和老人,她精神矍鑠、步履穩健、思維敏捷,是位十分可親可愛又不失幽默的老媽媽。就連原來那圓圓的大眼睛也變成了細長型的,眼里沒有了當年的鋒芒,卻增加了豁達和溫柔。問她文革中究竟是誰率先剪掉了她的頭發?!班?,學生嘛?!彼⑿χ豢险f出名字,眼角的皺紋里寫滿了寬容。


陳老師五歲喪母,從此就寄人籬下顛沛流離,養成了她非常獨立要強、刻苦耐勞的個性。她靠打工做家教輾轉求學,畢業于北京大學教育系,是個追求獨立自由的知識女性。1958年她來到101中教高三政治課,很快就在學生中建立了威望。她為人精明能干,知識豐富、善解人意,善良正直, 刀子嘴豆腐心,教書和做班主任都非?!拜^真”, 恨不得把學生們一個個的都調教成像她自己那樣的鐵娘子鐵漢子。


在那顛倒是非的文革中她成了首當其沖的受害者。昔日敬愛她的學生們一夜之間推翻了她的權威,顛覆了她的地位。她是全校第一個被剪了陰陽頭的(后來就只好把那一半也剪掉),她敲著破臉盆,唱著“我是牛鬼蛇神”被游街,她的名字被改為”陳死狗”,被顛倒著寫并打上紅叉子背在身上。她被批斗圍攻,怒吼責罵、體罰毒打,任何一個初中頑童都可以隨意惡作劇式地凌辱她、捉弄她。


即便在那黑云壓城的歲月里,還經??梢钥吹剿哪请p瞪得圓圓的大眼睛里一閃而過的憤怒,她精神上從來沒有被折服。問她當時有沒有想到過死,“當時共產黨員自殺就是自絕于人民自絕于黨,就是背叛吶。我不能給孩子留下這樣的組織結論。不過我認識的好幾個人后來還是自殺了。大概當時也實在顧不得這些了?!彼Φ糜悬c苦澀。問她為什么在文革中會被第一個揪出來,她說自己也不明白。想了幾天終于想明白了?!暗乾F在不告訴你?!崩先诉€故意賣個關子。


她總是個性鮮明與眾不同,即便是在那個人崇拜的愚昧年代。凡“老三屆”的101人都記得她那些在文革中被人們義憤填膺甚至痛哭流涕地揭發出來的“三反分子言論”:文革前被毛主席接見后有人問她毛的身體如何,直言“太胖了”;針對學生死記硬背毛語錄她說“背語錄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像吃索密痛”;針對林彪的“活學活用,立竿見影”她說“如果是陰天沒有太陽,立桿不見影了怎么辦呀,”……“我的這些話當時在學校很有名??墒俏液竺孢€有哇,其實我是強調要學習毛的立場觀點方法呀。他們就不提了?!崩先诉呎f邊笑個不停。真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陳老師如今獨自居住,丈夫兩年前去世了。她體諒兒女,不讓他們每周來探望?!八麄円裁Π?,而且離得太遠了?!彼芙^與保姆同居,只用著一個每周來兩次打掃衛生的小時工, 余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她平時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的,讀書看報看電視散步做家務,保持著自己不緊不慢的節奏, 最近正在研讀易經。


這位93老人的一人世界十分強大、豐富和圓滿,不需要任何外援?!拔乙呀洔蕚浜昧穗S時都可以‘走’,我沒有任何遺憾?,F在只求活一天就要生活得有質量,即便明天就走今天也要活得有質量?!崩先藵M足地笑著,從容且平淡。


臨別時,陳老師突然鄭重其事地告誡我們:“記住啊,千萬別得腦血管堵塞和腦萎縮,那樣就會癡呆?!蔽覀冋炊犓v點保健秘訣,“至于怎么預防,自己回家上網查去~”老人笑著拉上了自家的防盜門。


?

3


徐冰:鄰居趙伯伯(趙寶煦)


趙寶煦先生比我父親長三歲,我叫他趙伯伯。


我家和趙家是中關園的鄰居。中關園是一排排的紅磚平房,一排兩家人。每家房前都有一個籬笆小院,從各家打理院子的風格,能看出主人的忙、閑和喜好。這 些房子據說是50年代清華建筑系的某屆學生的畢業設計,本來是計劃只用五年的,但一用就用了近五十年。我家右鄰是國政系的張漢清,張伯伯家,前排就是趙伯 伯家,也是國政系的。當時一起玩的孩子家長是哪個專業的,沒人在意。我后來已經上美院了,有一天,從新聞上看到趙寶煦先生被選為國際政治學會主席,才知 道,趙伯伯的本行是政治學。


美國前總統卡特訪問北大

在這些大人中,我覺得最親近的就是趙伯伯。每次他來我家與父親談完事后,就過來看我在做什么。我在畫畫,他就談談畫的事;我在刻章,他就說說金石的 事;看我在練大字,他就講些書法的事。有幾次談得興致來了,就把我帶到他的書房看東西。他的書房相對我家的,是我和我哥睡覺的那間。不大,可書卷的溫香氣 很濃。我還記得,進門左手邊墻上掛著幅一尺見方的齊白石的荔枝,他見我一直看這幅畫,就開始講他為什么掛這幅畫。我知道齊白石是大畫家,在鄰居家的墻上就 掛著齊白石的畫--我真是對趙伯伯太崇拜了。


有時趙伯伯來我家,會帶一些書或畫片來,有些是借給我的,有些是送給我的。他送給我的書里有《北方木刻》和《新中國版畫集》,還有大眾美術社印制的《新年畫》。這些書后來從中關園帶到農村又帶到美院。


我有一段時間愛刻圖章,給要好的同學差不多都刻遍了,但都是從圖章店看來的那種領工資用的手章的風格。他看我刻了這么多,并沒說什么,過幾天就借給我 一本線裝的印譜,邊翻邊講哪一方他更喜歡。從這以后,我刻的章開始有點金石的感覺了。有一天他拿來一塊石料,請我為他刻一方印,“抱虛習作”四個字,墨稿 他已經設計好了。我是第一次用這么好的石料,刻這么大的印。這對我真是一種鼓勵。這方印的效果我現在還記得,由于太認真了,每個地方都注意澀刀的效果,反 倒失去了節奏,丟了氣象,成了與圖章店不同的另一種裝飾風。這方印現在想起來還有遺憾之感。


趙伯伯家屋后有三棵楊樹,一棵比一棵小,聽說是三個孩子趙晨、趙晴、趙陽入少先隊時分別種下的。這三棵樹的大小,正適合我們爬樹上房玩耍之用。我和趙 陽是同年,幼兒園、小學、中學都在一個學校,有時分在一個班。但那時學校分男女界線,就是鄰居在班上也不說話。反而不如與年齡差三輪的趙伯伯接觸得多。這 幾家的孩子到“文革”時才接觸多起來。一來是學校停課了,二來是被抄家給我們弄到一起了。我家是最早被抄的,沒多久就是趙伯伯家,接著就是張伯伯家。那時 的中關園,成天就是一撥一撥來抄家的人,有時在路上就會被紅衛兵叫?。骸昂?!小孩,徐華民家在哪?”他們哪知道打聽的就是我家。那時抄家是“地毯式”的, 抄完這家抄那家,反正這一片差不多每家都有問題。我們這些孩子就被像趕鴨子似的,被趕著在幾家來回地躲,抄到這家時我們就躲到那家,抄到那家時我們又轉到 另一家。等紅衛兵確實走遠了,我們再各回自家收拾殘局。


趙伯伯家是被抄得多的,因為趙陽媽媽陳伯母是101中的教導主任,所以抄他家的有大學的紅衛兵還有中學的,中學生抄起來更是無所顧忌。我記得有一次整 個家被抄得“天翻地覆”,紙片、書籍、什物從屋里散開來。那次趙陽躲在我家,紅衛兵走后,我陪她回去看看是什么情況。我踩過滿地狼藉,沒忘去趙伯伯書房, 看齊白石的畫是不是還在,墻上只有畫框留下的陳年痕跡。


有一次趙陽抱了一堆東西來我家,往桌上一放說:“我爸說,這些東西給你?!痹瓉硎且粔K木刻用的梨木板,一盒法國進口的版畫油墨和其他一些小工具。墨盒 打開來,有一股好聞的黃油的香味。這些東西像是放了很多年,讓人聯想到趙伯伯年輕時的社會激情。我用這塊木板,刻了我的第一幅木刻,刻的是那幅毛主席戴軍帽的側面像。


我與趙伯伯有關的記憶,都是些瑣事,卻都是關于“藝”“術”的--技巧的、紙張的、筆法的、墨色的、金石的、運刀的……這些,今天回想起來,真的是我童年生活中最美好的一部分。這些似乎是與北大那時的政治環境無關,與父輩這些人的命運無關的內容。


我現在是一個被國際藝術界關注并有影響的藝術家。被關注,是由于我為西方藝術圈帶去了一點那里過去缺少的東西,它們是什么呢?是中國文化的智慧--是父輩們生活中的一舉一動,他們接人待物的方式,他們對待命運的態度,他們對一方印章布局的看法,甚至他們說話的語氣、輕重與節奏。這些,被“遺傳”到下一 代的血液中??梢哉f,趙伯伯是看著我長大的,在他眼里,這些中關園孩子中的每一個,到現在一定都變化很大??稍谖覀兊难劾?,他卻沒有改變,依然是那頭白 發,還是那么儒雅,溫潤謙和的語音中總帶著孩子般的喜悅……有興致地生活著。


我越來越覺得,壽者都是了不起的人,這可不是一般的知識、學問所能及的,他們身上必然帶著一種常人看不見的能力--內心的釋然與平靜。他們生活于塵 世、就在我們身邊,但他們的身心卻與自然的脈絡與節奏息息相通,輯天長地久之氣。這境界,那些隱居山林的修行者易,而生活在北大這環境里的人難。


長按二維碼關注

?普羅米修斯之翼

?微信公眾號?

最精彩自撰和搜集的深度、有價值知識!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吉林快三开奖